顾涟漪愤愤的推开他,跟躲瘟疫一样离他好几米远。dttxt.comhttps://

  “对不起。”

  撞了顾涟漪的男人恍恍惚惚,三个字都囫囵的说不清,慌不择路的跑去了护士台。

  顾涟漪这才反应过来那是蒋寒青。

  他十分小心又卑微的站在护士面前,看着护士递给他一张通知单,他颤抖着手捏着那张纸,浑身抖的跟筛子一样。

  顾涟漪连忙跟了过去,蒋寒青已经痛苦的蹲在地上,再也顾不得别人的眼光哭了起来。

  护士给他的,是医院下的病危通知书。

  在蒋寒青赶来的二十分钟前,冯芳忽然出现了血压骤降的危机情况,医生会诊之后确认了抢救方案,现在都在手术室里抢救,并且一起下了病危通知书。

  “医生会尽力的。”

  icu 的护士是见惯了生死的,大多于生老病死,飞来横祸,她们本来都对此冷淡了。

  可这一刻还是被眼前这个男人哭的动了容。

  主要,大概那男人和女人,都太年轻了吧。

  顾涟漪在去圣玛利亚工作之前,也在南城的二甲医院轮值过。

  她们这种工作,不把生死看淡都不行,因为遇到的太多了。

  她有太多的同事从开始的整天抹眼泪到后来无动于衷,可她似乎天生心肠软,她总是接受不了这种场面和死别的那一刻。

  所以她最后才会选择去产科,在医院里,大概也只有产科是存在幸福感的地方了。

  顾涟漪抹掉滚出眼眶的眼泪,吸了吸鼻子,撇了眼站在后头的霍一鸣,冷心冷肺,表情一点都没变过。

  蒋寒青很快整理好情绪,擦掉鼻涕泡站了起来,哆嗦的手几乎拿不稳笔,但还是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了字。

  他是教书育人的园丁,这生写过无数的字,却没有哪三个字,能比今天落在这通知单上的他的名字来的还要沉重的。

  蒋寒青默然的放下笔,一转身,好一愣。

  霍一鸣眼角的伤还没好透,纱布没摘,线也没拆。

  倒是那一架,看着被打的够惨的蒋寒青早就恢复了。

  冷不丁在这个时候和霍一鸣遇上,蒋寒青欲言又止。

  好在旁边还有一个顾涟漪。

  “腿还好吗就这么过来没事”

  他说话的时候有很浓重的鼻音,刚才哭的不轻。

  顾涟漪忙摇头。

  “我挺好的。”

  然后再无话。

  蒋寒青终于看向霍一鸣,站的笔直的身子虽然不允许有一点的弯度,但是态度上却明显松动了。

  “上次的事,是我太冲动,抱歉。”

  这显然不是个算旧账的好地方。

  但是蒋寒青能遇到霍一鸣的机会也着实很少。

  有的话现在不说,以后未必就有机会说。

  霍一鸣抬手碰了下眼角的纱布,十分无所谓的勾了勾嘴角。

  “小伤。”

  蒋寒青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捏着拳头,跟着又松开,他整个人喟叹一声。

  “去那边坐会吧。”

  他们来是看冯芳的,可是就那么不巧冯芳进了抢救室。

  他内心有种很恐怖的想法,如果冯芳这次进去就出不来了,那他岂不是连她的最后一面都没见着。

  说坐的地方,不过是抢救室门外的长椅。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霍先生请你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如果爱请不要放手只为原作者易宝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宝柒并收藏霍先生请你自重最新章节